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远处的拉莫(精)

  • 定价: ¥48
  • ISBN:9787544774277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译林
  • 页数:300页
  • 作者:胡迁
  • 立即节省:
  • 2018-11-01 第1版
  • 2018-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远处的拉莫》是一本生命之书,是《大象席地而坐》导演胡迁自杀离世前留下的小说集,收录了他在拍摄这部电影后所创作的若干中短篇小说,以及生命最后一个月里完成却还未及排演的剧本《抵达》。这些游走在崩溃边缘、以赤身赤诚地灼烧自我所完成的创作,灰暗、绝望、凝重、荒暴,透露出胡迁在生命最后阶段的隐秘心迹。
    这是一本暴烈之书。不单是因为胡迁决绝告别世界的方式,更在于他对我们自身处境反思和质疑的力度。胡迁有着感知黑暗的过人天赋,他笔下人物的痛苦往往源于和周遭环境的格格不入——他们尚未被这个自私功利的社会所异化,却历经磨难遭到驱逐——胡迁对我们所处时代的独特书写,也必将在文学史上留下一笔。
    这是一本纪念之书。书后特别附录胡迁完整大事年表,全面梳理了胡迁从出生、成长到走向作家和电影导演之路的重要细节,是理解胡迁整个创作历程的珍贵线索。而从匈牙利导演贝拉·塔尔,到作家骆以军,再到《大象席地而坐》的主演章宇,这些胡迁生前的师长与朋友也都表达了对他最真挚的怀念。

内容提要

  

    “远处的拉莫在看着你,那是你的神。你存在的每一秒,被痛苦占据的每一秒,他都在看着你。有时候你可以感觉到他,但一生只有那么几个瞬间。”《远处的拉莫》是胡迁离世前留下的一组文学作品结集,收录了其自2017年6月开始尝试的一系列“危险的创作”,如中篇小说《远处的拉莫》,如改编自真实事件的短篇小说《海鸥》,以及他在生命最后一个月里完成却还未及排演的戏剧剧本《抵达》等。对于这段创作过程,胡迁这样写道:“这半年我每休息一段时间后,就会重新尝试不同的越渡,摧毁某种关系进入崩溃边界。酒精是好东西,但直接灌入大脑就不好了。男女情爱的小故事是排遣无聊的,它们无论任何维度都在安全的区域。另一种创作则充斥着危险。”胡迁以赤身赤诚地灼烧自我,将天分和生命力一气呵成得转化为语言。这组小说和剧本笔触冷峻干净,读来灰暗,凝重,决绝,荒暴,包容了胡迁在生命最后阶段的隐秘心迹和极致思索,包容了他对文学这件事最认真最虔敬最赤裸的剖白,更包容了对我们所处时代强烈的反思和质疑。他仿佛并没有离开,他只是率先抵达,所有痛苦都化为静默在永恒里的一线光亮,如笔下的拉莫一样,召唤着茫茫人生荒野里我们每一次的跋涉和远行。本书还特别收录了胡迁生前访谈和完整大事年表。

媒体推荐

    胡迁是一个满怀尊严的人,从他的眼睛就能知道他不寻常的强烈个性。我想告诉你们,我遇到的胡迁对世界怀有辽远广阔的目光……他是最勇敢的电影人。
    ——贝拉·塔尔,匈牙利导演
    胡迁的小说从我初次读到,就如雷电爆闪着天才的光。他是烈性要用那光焰亮瞎观者之眼,要烫伤人,要让人有真实痛感的。他作品中那超荷的忧郁、愤怒,或正是这个国度里的青年切肤、呼吸、每一毛孔感受到的忧郁。我想一百年后,人们观测这个年代的中国年轻人,他们活在怎样的时光?那时是怎样的一种文明?可能并不总是一个解离的、纷乱光影的、楼盘如蕈菇暴长的、选秀节目和无聊大制作电影充斥的时代,我觉得未来的人们,会拿起胡迁的小说,若有所感地读着。
    ——骆以军,作家
    胡迁的小说,你会感受到那赤诚中所迸射出的破坏力,你会获得完整和有效的灼伤,纯正的艺术性灼伤,如同佐罗的签名或V字仇杀队的面具,那是胡迁对艺术这片日渐荒芜贫瘠的领土的贡献。他加重了阴影,他校减了速度。他后视镜,他恶作剧,他思无邪。
    ——鲁敏,作家
    胡迁刚写完的新剧本,叫《抵达》。本来我们要一起弄舞台剧,可他孑然前往,率先抵达。他再不会被消解掉,他再不给你们、我们和这个世界,任何一丝消解他的机会。
    ——章宇,《大象席地而坐》主演

作者简介

    胡迁(1988—2017),原名胡波。作家,导演。出生于山东济南,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台湾第六届华文世界电影小说奖首奖得主。

目录

小说
  看呐,一艘船
  远处的拉莫:警报
  远处的拉莫:边界
  祖父
  捕梦网
  大栅栏与平房村
  黯淡
  栖居
  响起了敲门声
  陷阱
  我们四块儿废铁
  海鸥
剧本
  抵达
访谈
  文学是很安全的出口
特别附录
  胡迁大事年表

前言

  

    出版说明
    关于这本书,胡迁没有留下什么说明文字。
    全书收录了胡迁自2017年6月开始尝试的一系列“危险的创作”,如《远处的拉莫》《海鸥》,以及他在生命最后一个月里完成的剧本《抵达》。
    篇目顺序遵照胡迁生前拟定的文稿顺序。
    全书内容(除必要校对外)无删改。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远处的拉莫:警报
    1
    母亲领着他来到这个院子。院子的西边是猪圈,他蹲在那儿,看起来好像闻不到任何味道,但他可以听到远处的谈话声。
    “让他待在这儿吧。”
    “我不能保证什么。”
    “我会来看他,我已经把房子卖了,现在根本不知道住在什么鬼地方。”
    “之后你不能怪我们。”
    “我什么也不怪,我没有任何办法。”
    他看到一头猪趴在棚子下,棚子里的泥土一半干燥一半湿润,另一头猪沿着阶梯走到下面,下面一层全是淤泥,它用鼻子在角落里拱,那里只有屎。
    他的母亲留给他一个包裹,悲伤地看着他。他狠狠地在母亲的胳膊上挠了下,三道血痕。母亲看着他,说:。“你要在这里养病。”
    “你去死吧。”他说。
    “你会养好病,我会接你回家,等我把身上的事情处理完。”
    “你去死吧。”
    他的母亲走了。
    他朝一侧的房子看了一眼,他的小姨体态臃肿,脸色乌黑。他看着母亲走远。
    “你想住在哪儿呢?我带你看看炊房。”小姨说。
    “我就住这儿。”他指着猪圈说。
    小姨犹豫了下,说:。“好。”
    他就住了进去。
    2
    他给猪圈的阶梯上竖了栅栏,两头猪便再也上不来。
    第一个夜晚它们总是叫,用鼻子不停地顶栅栏,那些木条几乎都要被撞烂了。他用绳子捆住木条,绳子的一头系在猪圈外的一棵树上,一头压在猪圈另一层的墙壁缝隙里,再用树棍卡在中间。
    清早,小姨提着铁桶来到这儿,两头猪听到脚步声后就嘶叫起来。
    “它们不能睡在下面,会得疥藓。”
    “但我得住上面,我不能和它们睡在一起。”
    “你可以住在炊房。”
    “会打扰我。你每天要做三顿饭。”
    小姨叫来邻居帮忙。一个枯瘦的老人。他们推着一车土,倒了进去。又推了一车,倒了进去,下面看起来才干燥了些。他们又垫了些干草在里面。
    “要吗?”邻居问。
    “什么?”他说。
    “要干草吗?”
    “不要,我自己会找。”
    老头走到门口,对小姨说:。“他吃什么?”
    “跟我们一起。”
    “她撒谎,我到现在还没有吃东西。”他躺在塑料布上说。
    “你跟我们一起吃,早上我叫你了。”小姨说。
    老人走了。
    3
    他第一次走进这个院子的房间。小姨看见了他,没有说话。房间里有股尿布味,他的表弟躺在一张小床上。他走到小姨的卧室,把床上的被子抱起来,又看到衣柜里露出一条毯子,他把它抽出来塞进被子里。
    “为什么要用我们的?我给你准备了被子。”
    “我太冷了。”
    “但你不该用我们的,下午就会送新的来,你妈妈给了我一笔钱用来照顾你。”
    “我太冷了,没有被子我会死。”
    小姨去炊房洗尿布。他把被子抱回猪圈,铺在塑料布上。
    他打开自己的包,检查衣服,取出一双登山靴,取出牙刷、牙膏、香皂、梳子,除了靴子外,其他都扔到了下面。两头猪踩踏着泥巴走过来,对着这些闻了闻,又在嘴里咬了咬,牙膏被挤出来一点,但它们不喜欢那味道。
    他盖着被子睡了一会儿。下午,疼痛开始了,他用嘴咬着被子,撕开一条裂缝,他挣扎着钻进去,裂缝越来越大。他在被子里颤抖了十分钟,爬了出来。看到天上聚集起了乌云,像石头一样的颜色,沉甸甸的。
    他出了猪圈,来到屋子里。
    “我饿了。”他说。
    “你是害怕下雨。”
    “我不怕,我喜欢下雨。”
    “如果你怕淋雨可以去炊房,我在那里给你搭了个睡觉的地儿。”
    “我永远不去。”
    小姨掀开桌子上的一个罩子,里面是食物。她在椅子上铺了层报纸,等着他坐过来,他身上沾着猪圈里蹭到的黄土。
    吃完之后,他出了屋子。小姨抱着表弟,锁上了门。
    他靠在猪圈的栅栏外不知道做什么。整个院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他不喜欢小姨,但她走了之后,恐慌就开始了。他跳进猪圈的下层,两头猪也恐慌地朝墙壁上贴,猪皮摩擦石头墙面的声音混着嘶嘶的叫声。
    他伸出手,又缩回来。看起来它们会咬他。
    4
    来了一个少年,看起来跟他一样大。少年的脸上长满青春痘,鼻子上最大的两颗泛着油光。少年站在猪圈外,眯着眼睛看了会儿。
    “你叫什么?”少年说。
    “你叫什么?”他说。
    “沈浩。”少年看着他,“你有钱吗?”
    “有。”
    “带你去买东西,你这里什么都没有。”
    “但我不会给你钱,也不会给你买东西。”
    “我呢,可以把你的钱都拿走,在这个地方我就这么干。”
    “我可以杀了你,我是个病人,杀人不犯法。”
    “你得的病没有用,脑子没病,是别的地方坏了。”
    “你怎么知道?”
    “所有人都知道。”沈浩说。
    他跟着沈浩走出来,这是来到这里之后,第一次走出院子。
    院子外一条横向的土路,对面一侧是条一米宽的灌溉水渠,贴着田野,田野上可以看到稀疏的电线杆。
    他跟在沈浩后面,沿着土路走了一公里,经过一个个路灯,到了尽头,是条相对宽阔的沥青路。
    他看见沈浩停住了,说:。“往哪儿走?”
    “就是这儿。”
    “这里没有卖东西的。”
    “你想买什么?”从一侧钻出个高个男孩来,还有一个穿着黄裙子的女孩,她的鼻涕挂在嘴唇上,她用手擦了。她看起来很难看,但很温柔。
    “我不知道。”他说。
    高个的男孩说:。“你是不是快死了?”
    “不是,我可以活很久。”
    “胡扯,你快死了,你有照过镜子看自己吗?”
    “他住在猪圈里。”沈浩说。
    “噢?为什么住在猪圈里?”高个说。
    “我不想睡炊房。”他说。
    “猪圈比炊房好吗?”高个说。
    “我不喜欢炊房。”
    高个朝脚下踢了块石头,他朝远处看了看,说:“要我们带你玩吗?”
    “好。”他说。
    ……
    P17-24

 
快乐飞艇怎么玩能赚钱 欧洲快乐赛车计划 快乐赛车官方开奖结果 快乐赛车作弊器 快乐赛车怎么看走势图 云南11选5走势图 快乐赛车微信群 内蒙古11选5开奖 快乐飞艇全天精准计划 快乐赛车代理资源怎么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