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水边的故乡/曹文芳水乡童年精品书系

  • 定价: ¥29.8
  • ISBN:978753015205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少儿
  • 页数:163页
  • 作者:曹文芳
  • 立即节省:
  • 2017-08-01 第1版
  • 2019-04-01 第5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故事的主人公生在水乡,长在水乡,那里物质条件很匮乏,但生活环境却如诗如画。水的温柔滋养了孩子的童年,孩子的笑声也丰盈了水乡的风景。《水边的故乡》以作者曹文芳从小生活的江南水乡为背景,讲述发生在那里的美丽动人的故事。作品延续了作者一贯的细腻温婉的文字风格,用清浅优雅的文字,细细讲述关于水,关于故乡的点滴,于诗情画意中传递着温柔和希望。

内容提要

  

    曹文芳著的《水边的故乡》讲述一群无法无天的小伙伴结伴去偷憨二爷家的桃子;卖猪肉的毛胡子大爷充满仪式感的表演,让童年吃肉的日子增添了一份独特的味道;女厕所旁边那棵桑葚树,染紫了女孩子们的小嘴唇;一群孩子偷偷爬上村里的拖拉机,过足了坐拖拉机兜风的瘾,却急坏了家里的大人们;还有那群气质独特的外乡人,他们打篮球、画画、弹琵琶,为水乡的孩子们打开了一扇通往外面世界的大门,燃起他们走出水乡去看外面的世界的渴望……水乡,是小女孩童年生活的地方,也是她的梦开始的地方。

媒体推荐

    小妹走进文学,是她义无反顾的选择。我们兄妹使用的是共同的生活资源,祖母、父亲、母亲、平原、河流、稻田和村庄……但她对这些资源有她女性特有的微妙感受,使用这些资源也有着令我想不到的独特方式。于是,她创造了属于她的文学世界。
    ——曹文轩

作者简介

    曹文芳,1966年6月生于江苏盐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香蒲草》《丫丫的四季》《天空的天》《云朵的夏天》《荷叶水》《风铃》《石榴灯》;短篇小说集《栀子花香》;“喜鹊班的故事”系列小说《“大头葱”的花》《口哨里的菊花地》《一个叫王子的男孩》《把天空藏起来》《穿靴子的“女魔头”》《会飞的大房子》《多多的红围巾》《跟着节节回家》《最后一只喜鹊》;散文集《肩上的童年》;绘本《肩上的电影》《甜药罐子》等。作品曾获冰心图书奖,入选国家新闻出版厂电总局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的百种优秀图书。

目录

邻居
  河
  上海男孩
  四丫头
  高墩上的人家
  偷桃子
  香姨
  草棚
  渡船
村庄
  店铺
  豆腐坊
  铁匠铺
  瞎奶奶
  木匠一家
  毛胡子大爷
细碎的记忆
  捕鱼
  土窑
  紫色的嘴唇
  端着油灯上学
  小秃子
  拖拉机
  柴火
外乡人
  河边的大瓦房
  大块头
  鞋匠
  疯姑
  杏梅
  城里人
  琵琶
  画家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上海男孩
    我家东侧有条小河,南头是坝,我们唤它“沟头嘴”,北头和屋后的大河相接。
    河对岸坐落着两户人家,挨着河岸住的是义元二爷家。
    二妈瘦瘦的,梳只髻鬏,一年四季,头都梳得光溜溜的。虽说二妈是近五十岁的人了,穿衣却总是很得体。她说话轻轻的,走路轻盈盈的,不像其他乡村女人,穿着宽衣宽裤,说话大嗓门,走路风风火火的。
    二妈不生孩子,二妈家不像我们家有兄妹五个,屋里走出一趟孩子,日子过得热热闹闹。二妈家的日子过得冷冷清清,人也显得冷冷冰冰。二妈不像村里的其他婶子们,有着一股热乎劲儿,让人想亲近。二爷比二妈更冷,几乎没有一个笑脸,加上二爷长得不好看,一只眼睛蒙上了白膜,我们就说二爷的眼睛是“泥螺壳的眼睛”。这下,我们更不喜欢二爷了。
    二妈和二爷从小就有婚约。过去,二妈在上海的纱厂做工。一年夏天,二爷去上海接二妈。二妈哭着不愿离开上海,二爷就坐在纱厂门口等,等了一天又一天,终于把二妈给等回来了。从此,二妈留在了村里,一待就是一辈子。
    乡村人家的夫妻吵吵闹闹是常事,但二爷二妈从来不吵架。二爷对二妈非常好。村里经常被自家男人打骂的女人,格外羡慕二妈的福分,但同时又怜悯二妈没有孩子。
    二妈好似不羡慕别人家有孩子,她和二爷很恩爱地过着日子,把心思和精力都放在田地里。他们不停地忙碌着,种出的瓜果和蔬菜多得吃不完,时常送给我们吃。可惜我们吃了他们送来的瓜果蔬菜,对他们还是亲热不起来。
    二爷五十岁那年,突然想领养一个男孩把这个家撑起来。他有个弟弟在上海做船民,家里有四个儿子,负担挺重,乐意送一个儿子给二爷抚养。
    春天,二爷去上海把弟弟家最小的儿子领了回来。
    男孩九岁,浓密的头发硬硬的,带点自然卷,显得乱蓬蓬的。眼睛细长,微陷,一看就是个脾气很倔的孩子。
    男孩一口上海话,我们听不懂,他也听不懂我们的话,相互远远看着。男孩显得十分孤单,时常一个人坐在门前的田埂上发呆,想念远在上海的家。
    二妈多年没有孩子,冷清惯了,突然多出一个男孩,很不习惯,脸冷冰冰的。男孩得不到温暖,一碰,就和二妈吵,流泪,闹着要回家,一次次出走,一次次又被二爷找了回来。
    他们家的日子就这样吵吵闹闹地往前过。
    过了几个月,男孩能听懂我们讲话了,也能用半是上海话半是村里话和我们交谈,我们知道了他叫阿航。
    尽管二妈不待见阿航,但阿航和我们在一起玩得很欢。我们一起爬树捉鸟,一起看电影,一起下河游泳,一起到农场扑蜻蜓,一起偷憨二爷家的桃子。
    夏天,村里发生了地震。虽说是小地震,可预报说将要发生大地震,吓得家家户户都搭建防震棚。阿航也闹着要搭防震棚,二妈怕麻烦,不肯搭。阿航气极了,和二妈大吵大闹。我母亲跑去劝架。二妈对着我母亲哭诉道:“自从把这个孩子领回家,我就没过一天好日子,都快被他气死了。”
    “别生气,阿航是个孩子,长大就懂事了。”母亲劝了二妈一番,然后提出让阿航睡到我们家的防震棚里。二妈抹去泪水,推了还在愤怒中的阿航一把,说:“别闹了,你晚上睡到师娘家的防震棚里。”
    阿航很倔,居然不肯,一定要和二爷二妈一起睡到我们家的防震棚里。二妈难得地笑了,笑阿航:“胆小鬼,二爷二妈才不怕地震,你睡到师娘家就行了。”
    到了晚上,二妈拎着一盏马灯,亲自送阿航到我们家的防震棚。
    防震棚搭在旷野间,屋顶和地铺都是稻草,母亲怕着火,不敢点油灯,整个晚上防震棚里都黑乎乎的。翌日,阿航找来废旧的电池,一节接着一节,用厚纸裹紧,在两头接上电线,中间接上小灯泡,悬挂在防震棚的屋梁上。这么一点儿灯光,让搭在旷野间的防震棚瞬间明亮温暖了。
    阿航真是心灵手巧。
    在后来的日子里,阿航捣鼓出很多小名堂来。二妈看到阿航捣鼓出的东西,笑眯眯地骂阿航:“你又胡闹了。”
    阿航咧着嘴朝二妈笑。阿航一笑,那细细的眼睛眯成一条缝。
    转眼间,阿航待在村里一年了。看上去,阿航已经是村里的孩子,可他的心里依旧念着远在上海的家。
    P6-9

 
快乐飞艇免费计划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 上海11选5计划 快乐飞艇怎么玩 贵州快3走势 荣鼎彩开奖 快乐赛车规律公式 快乐赛车计划 湖北快3 快乐飞艇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