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童眸/黄蓓佳倾情小说系列

  • 定价: ¥22
  • ISBN:9787534699399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少儿
  • 页数:283页
  • 作者:黄蓓佳
  • 立即节省:
  • 2016-06-01 第1版
  • 2016-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童眸”系列小说是黄蓓佳女士2015年全新原创的儿童小说,是作家潜心创作、最新奉献的小说力作。
    作者黄蓓佳在《童眸》这本书里记录下来的,是她的个人记忆,关于她的童年和少年的往事,关于横八字巷的往事。本书是一本有滋味的书,希望小朋友们在读完这本书之后的很多年,还能记得起书中的某段故事,某个场景,某位人物。

内容提要

  

    这本《童眸》是黄蓓佳女士全新原创的儿童小说,是作家潜心多年、最新奉献的长篇力作。
    作品描写了上个世纪70年代苏中小镇“仁字巷”里一群孩子成长的故事。作品中的白毛、朵儿、马小五、弯弯、卫南、卫北、大丫头、二丫头等,在那积淀久远的“仁字巷”里过着清寒的童年生活,然而他们的心智和心灵,却和他们的父母一样经历了辽阔的社会生活的洗礼。他们渐次长大,“仁字巷”里难忘的童年永远印刻在“童眸”中。

媒体推荐

    这些可爱的,有时候又觉得可恨的小孩子们,曾经都是我童年的玩伴。所以我的这本新书,说它是小说可以,说它是记事散文,是回忆录,也都可以。之间的区别,无非是我对自己的记忆做了加工,遵循了一部分事实,又想象和编撰了另一部分事实。
    ——黄蓓佳

作者简介

    黄蓓佳,1955年生于江苏如皋。1973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198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专业,1984年成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现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
    主要儿童文学作品包括《我要做好孩子》《今天我是升旗手》《我飞了》《漂来的狗儿》《亲亲我的妈妈》《遥远的风铃》《你是我的宝贝》《艾晚的水仙球》《小船,小船》《遥远的地方有一片海》《芦花飘飞的时候》《中国童话》等。作品曾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国家五个一工程奖、国家优秀儿童文学图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宋庆龄儿童文学奖。有多部作品被翻译为法文、德文、俄文、日文、韩文。

目录

灰兔
大丫和二丫
芝麻糖
高门楼儿
后记

后记

  

    后记  那一双干净又明亮的眼睛
    黄蓓佳
    奈保尔在他的《米格尔街》中写道:生活如此绝望,每个人却都兴高采烈地活着。
    《童眸》里的人物也是。白毛、细妹子、马小五、大丫和二丫、双胞胎的卫南卫北,还有高门楼儿里从乡下来的闻庆来,他们生活在那个荒凉又贫瘠的年代,随波逐流地游荡在这个世界上,生命中从来没有“希望”这个奢华的词语,却也竭尽所能把自己的日子过出了动静,弄出了一章又一章卑微而动人的诗篇。
    这些可爱的,有时候又觉得可恨.的小孩子们,曾经都是我童年的玩伴。所以我的这本新书,说它是小说可以,说它是记事散文,是回忆录,也都可以。之间的区别,无非是我对自己的记忆做了加工,遵循了一部分事实,又想象和编撰了另一部分事实。
    我书中写到的“仁字巷”,它的原型叫“八字巷”,其中又分为“横八字巷”和“竖八字巷”。竖八字巷是主巷弄,稍长,相对也宽敞一些。横八字巷是支巷,长度仅有五十米,窄到至多二人并行,还得是两个瘦子。去过南方水乡小镇的读者,应该对那些阴暗潮湿、青苔漫地、碎砖嵯峨的巷弄有所印象。我外婆的家,就在那条横八字巷里。外婆生养了七八个儿女,只养大我母亲一个,所以我生下来便随母姓,长大后又担负了陪伴外婆的责任。从出生到二十二岁出门远行读大学,我的童年、少年和青年,最起码有五分之一的时光在这条巷子里度过。我最初的小说习作,很多是在这条巷子写出来的。第一次发表的作品,是在这条巷子里收到样书的。一九七七年考上北大,是从这条巷子里打包行李登上去南京班车的。短短窄窄的巷子,留下我人生太多的“第一次”。
    外婆家曾经是小城里的富裕家族。早年外公在北洋军队里做事,凭一手好算盘,官至军需中将,后来又做过上海的烟酒税总监之类,民国初年告退还乡,买下了城南半片街上的房子。可惜好景不长,外公五十岁上染白喉病离世,外婆的儿女们一个接一个夭折,家族亲戚们对外公的遗产虎视眈眈。可怜我的孤寡外婆,半个世纪中风雨飘摇,拐着一双半大的“解放脚”,养大了我母亲,顺带养大了小叔子遗下的孤女,还为她寡苦的妯娌和小叔子送了终。最后落下横八字巷里一套宽敞院落,以为能够终老在此,谁料又被扫地出门,带着我和我弟弟蜗居在曾是门房的两间小屋。
    ……
    人是有记忆的动物,人的记忆又分为两种:集体记忆和个人记忆。集体记忆我不管,那是历史学家的事儿,我在《童眸》这本书里记录下来的,是我的个人记忆,关于我的童年和少年的往事,关于横八字巷的往事。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留在我脑海里的,除了过年的新衣和那几天口袋里的花生糖果,其余真没有多少让人兴奋的瞬间,或者说令人提神的亮色。可是,正如奈保尔先生所说,游走在绝望生活之中的,却是我的那些兴高采烈的长辈和伙伴们,是他们嬉笑怒骂皆成趣味的家常琐事,让我的童年记忆五彩缤纷。相反,成年之后,读过很多书,走过很多国家,结识过很多人,成功失败,宠辱冷暖,逐一品尝过来,能够让我刻骨铭心的,深夜想起来心里发紧发疼的,真是没有,实实在在都是过眼云烟。 小孩子读书,喜欢问一个问题:“这个人是好人吗?那个人是坏人吗?”这是孩童的思维,简单,直接,单线条,好人和坏人之间,有一条沟壑,一分两半,壁垒分明。可是现实世界不是这样的,一个人人唾骂的坏蛋,他可能是一个孝子,为了母亲不惜自己的性命。一个吊儿郎当的流浪汉,他也许会把兄弟情义看得比天都高。勤劳的人,蠢笨的人,精明的人,仁厚的人,自尊的人,自卑的人,狭隘的人,忠良的人……同一个人的身上,你可以找出他许许多多的优点,也可以找出他太多太多的缺点。他既是天使,又是魔鬼。有一边是微笑的脸,有一边是哭泣的脸。白天是良善的,晚上是邪恶的。或者有时候是美好的,有时候是丑恶的。总之,人的复杂性,再高级的机器人,恐怕也不能模拟出十分之一二。这样,我们在教小孩子读书的时候,也就不能顺着他们的思维,不负责任地敷衍一句:哦,这个人嘛,这是个坏人哦。这样教出来的孩子,将来等他们走上社会,面对纷纭人生,会显得迷茫而胆怯,会无所适从,举步维艰。 《童眸》里的这些孩子们,白毛、马小五、细妹、大丫二丫、丁蛋儿、卫南卫北……他们都曾经是我的邻居,是我朝夕相处的伙伴,所有成年人的善良、勇敢、勤劳、厚道、热心热肠,他们身上都有。而那些成年人该有的自私、懦弱、冷血、刁钻刻薄、蛮不讲理、猥琐退缩,他们身上也有。在这本书中一,我无意把我笔下的孩子写得过于纯洁,他们就是这个社会上活生生的人,出门就能见到的,或者就站在你的身边,跟你一起伸着脖子阅读这本书的人。人性的复杂,构成了我们这个世界的千姿百态,正因为如此,我们的人物才有温度,我们的文字也才值得反复咂摸和咀嚼。希望我的《童眸》是一本有滋味的书,希望小朋友们在读完这本书之后的很多年,还能记得起书中的某段故事,某个场景,某位人物。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愿意从南到北小小地考察一番,巷子里每户人家的饭桌上,内容其实都是差不多的。买粮要粮票,买油要油票,买糖要糖票,买豆腐,买粉丝,买酱买盐买碱,买哪样不凭票?家家吃的和用的,都要用票证买回来,怎么可能有特别?细微的差异,最多是在各家的下粥小菜上。宽裕点的人家偶尔会上一碟咸鸭蛋,一只,切成四瓣,油汪汪红彤彤地张扬着。小孩子喝着粥,不停地拿眼睛瞟,知道那是父亲的特供,咬住牙,咽着口水,不敢伸筷子。还有人家会上一碗油炸蚕豆瓣,这个就好说了,因为豆瓣的数量多,一家老老小小都能分享到。逢上主家心情好,围观的邻居小孩也能分上三五颗。不过,香了嘴巴的小孩回到自己家饭桌时,照例要被恨铁不成钢的母亲拖回屋,关上门,挨一顿臭骂或是一两个巴掌。谁让你这么嘴馋了?丢人不丢人?要脸不要脸?好好的人不做,学做要饭花子啊?
    巷子里的邻居们都听到了小孩子从门缝里透出来的啼哭声,没有人觉得做娘的有什么不对。看到别人家动嘴巴,你就应该赶紧地往边上躲,哪还能没脸没皮地往前凑?要被人瞧不起的!
    从来不在巷子里摆饭桌的有两户人家,一户是陈老太家,一户是朵儿家。
    陈老太家不摆饭桌是因为太穷,穷得饭桌根本用不上,她家三口人,老太自己,大丫头,二丫头,一人端一只盛满了薄粥的粗瓷黄釉碗,碗边上堆一撮臭咸菜,随便往墙边灶台上一靠,吸溜吸溜喝完了事,简单又实在。
    朵儿家的情况则是,没有人手,抬不动晚饭桌。朵儿的爸爸妈妈都在外地当老师,这个家里也是三口人,三口人中,好婆老了,弯弯还小,唯一的那张乌木饭桌又太沉,朵儿只能跟着好婆和弟弟,冷冷清清地闷在家里吃晚饭。
    也因此,朵儿和弯弯总是飞快地喝粥,飞快地嚼饼子,飞快地把炝黄瓜和拌茄子塞进嘴巴里,然后推开空碗,各自端一张小竹椅出门,加入巷子里热热闹闹的乘凉大军。
    有一回,弯弯吃得太快了,都吃噎着了,脸乌青,眼睛瞪直,脖颈像鸭子一样拼命朝前伸,好像一分钟之后就会背过气。好婆慌得顾不上跑出去喊人,一把抄起弯弯,将他的身子打个折,挂在胳膊上。这办法真管用,弯弯的肚子被好婆的胳膊一压,气儿一冲,喉咙口的那团食物像瓶塞子一样“噗”地冲出去,小命捡回来了。好婆放下弯弯,跌坐在椅子上,直揉胸口,一迭声地喊:“我的个小祖宗哎,你要出个什么事,你让好婆怎么活哎!”
    好婆也就是说说罢了,能有什么事呢?巷弄里的小孩们,赵家的细妹也好,卫家的双胞胎卫南和卫北也好,大丫头和二丫头,朵儿和弯弯,个个都活得粗粝,活得饥渴,活得丢三落四顾头不顾脚,可是他们的生命无比健旺,旭阳高照。
    不过也真有出事的,那是巷子最南头老李家的独子,白毛。
    白毛是独子,家里虽说不富裕,但也是珍珠宝贝一样地养。哎,奇了怪啦,越宝贝,还偏就越难养得住。这不,天擦黑了,巷弄里该摆出门的饭桌都摆出来了,数来数去,还是少了老李一家。
    缺席了整一个星期!
    去哪儿了?两口子带着白毛去上海治病了!治什么病?很少见,白头发白眉毛的病。
    白头发白眉毛是个什么病?问谁谁都不懂。生下来就是个白毛怪,粉团团的一块肉,头发,眉毛,眼睛,哪儿哪儿都不见黑颜色。
    胖墩墩的赵家妈妈首先操了心,在饭桌上坐下后,半抬着屁股往南头张望了好几回,高声大嗓门地问隔壁卫家阿姨:“老李一家子去上海,说是今儿打转,怎么还没到家?”
    卫家阿姨是在公家单位里做事的,出差去过上海,有经验,就回答,怕是船误期了。她解释说,大客轮在长江里走,不比汽车在路上行,江水有涨潮期落潮期,江风还要分东西南北,稍有不顺当,船就开不上前,靠不了码头,误个一天半天,很正常。
    P6-8

 
快乐飞艇 快乐飞艇怎样注册 快乐赛车怎么样才能稳赢 快乐飞艇怎样稳赚 快乐赛车代理怎么弄 快乐赛车福利彩票 快乐飞艇合法吗 快乐飞艇怎么玩能赚钱 湖北快3 快乐飞艇彩票安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