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丁香木马/盛世繁花最具阅读价值中国儿童文学读本

  • 定价: ¥25
  • ISBN:978754147445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晨光
  • 页数:255页
  • 作者:编者:高洪波
  • 立即节省:
  • 2016-01-01 第1版
  • 2016-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儿童文学就是给人性打底子的文学,一本好的儿童文学能让人脱胎换骨,甚至改变阅读者的一生。而一个人的面目、气质,也在这种连绵不绝的阅读中潜移默化地被改变。
    我们要用这套书,展现儿童文学的纯真、美好、丰富、深邃、幽默、幻想……我们要用这套书,呈现中国当代儿童文学题材宽泛、风格多元、异彩纷呈的宏大气象。
    《丁香木马/盛世繁花最具阅读价值中国儿童文学读本》由高洪波主编。

内容提要

  

    由高洪波主编的《丁香木马/盛世繁花最具阅读价值中国儿童文学读本》辑录了中国当代儿童文学鼎盛繁荣时期,荣获中国儿童文学各类大奖一百一十三位作家的二百多篇作品,堪称盛世撷英。书系中的小说、童话、寓言、散文、报告文学、幼儿文学等儿童文学的主要文体,涵盖了新中国五代代表性的儿童文学作家,如第一代“开局大手笔”的冰心的《小橘灯》,第二代“关注民族生存”的张天翼的《宝葫芦的秘密》,第三代“探索诗意”的金波的《黑白童话》,第四代“回归儿童”曹文轩的《草房子》,第五代的杨红樱的《淘气包马小跳》等。从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新中国儿童文学发展的脉络,看到各时代各代表作家们的心血和智慧。这些作品或在主题、人物形象方面,或在审美意识与艺术表现上,都能较高尺度地体现获奖作家的文学水准,将不同程度地体现了中国儿童文学盛世昌盛的时代性。
    本书系定位很高,它一方面延续了“盛世辉煌”的“获奖性”及“经典性”,选取的篇目大多都是中国儿童文学创作较高水准的获奖作品,可以说其中的每一篇作品都代表着较高水准的艺术标准和阅读标准。另一方面,我们认为,能够获大奖的作品毕竟数量有限,但实际上,有许多优秀的儿童文学其实由于各种原因游离于大奖之外。因此,我们将选取的视野扩大了一些,相当一部分作品虽然并未获得大奖,但其确实能引导阅读潮流,具有较高思想性和艺术性,因而具备较高的阅读价值。我认为,只有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在历史长河中闪着不灭光辉的作品才堪称阅读价值。
    书系在分类结构、篇目设置上有其独创性。其打破了以往一般根据童话、小说、散文等体裁分类的简单格局,而根据每篇选文所反映的内容题材进行了关于童年、人生、人性、情感、社会、命运等不同主题的分类。每一篇作品之后均附名家精彩导读和点评。

作者简介

    高洪波,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曾任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中华文学基金会理事长,《诗刊》主编等职。代表作有散文集《悄悄话》、诗歌《我想》《高洪波文集》(八卷本)及《高洪波文存》(九卷本)等,作品曾获中国出版政府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五个一工程”奖、国家图书奖等,图画书“快乐小猪波波飞系列”累计销量超百万册,版权输出到法国、韩国、越南等国家。

目录

爱是永远在一起
最好听的声音  杨红樱
爱是一只睡前嚼零食的老鼠  吉安
苏珊的小熊  赵华
故事  萧萍
女孩和栀子花  汤素兰
人家的奶奶  庞敏
会唱歌的画像  葛翠琳
到你心里躲一躲  汤汤
向大自然的精灵致敬
雁鹅  乔传藻
黑颈鹤  乔传藻
想念燕子  金曾豪
青海湖鸬鹚堡  刘先平
我的狗,乳白色的狼犬  黑鹤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童年
菩萨看得见  沈石溪
丁香木马  彭学军
比乐与军刀  殷健灵
种童话
茶壶小象的故事  葛竞
大酒店里的狼  李志伟
吃黑夜的大象  白冰
月亮上的小兔  野军
穿越时空的传说
沧桑  吴岩
追日  赵海虹
彼岸的约定  李志伟

前言

  

    给人性打好底子
    今年六月中旬,晨光出版社邀请了我、丹增、曹文轩、彭懿、薛涛、彭学军、黑鹤、殷健灵、汤汤、朱自强、海飞、孙建江、韩青辰、舒辉波、王林等一干人马,在香格里拉举办了“花开云南——中国原创儿童文学高峰笔会”。在笔会上,举办方潘燕副社长表达了想邀请我担任他们正在策划的“盛世繁花——最具阅读价值中国儿童文学读本”书系的主编,态度很是诚恳。说实话,一开始我并不很愿意,或者“我本来是拒绝的”,原因是这类选本市场上已经不少了,要编出新意和亮点真不容易,弄不好还有拾人牙慧之嫌。但潘副社长却很执着,在随后的几天里,她陆陆续续地跟我讲了这套书的选文标准、编辑思路、体例规格、市场定位等,我有些动心了。我在云南待过多年,很能理解这个边陲少儿出版社要在儿童文学出版上有所成就的不易和决心。据我所知,近两三年来,晨光出版社在儿童文学出版领域动作不断,出了不少好书。光组织儿童文学笔会、采风已有六七次,邀请到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和评论家除了上述人员之外,还包括张之路、沈石溪、刘先平、王泉根、冰波、周锐、吴然、方卫平、王一梅、萧袤、陆梅、李东华、郁雨君、三三、张品成、曾小春、陈诗哥等数十位之众。颇具影响力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大半部分已被其收入囊中。如此雄心壮志,如此盛大气象,让我折服,我最终答应了。
    孩子的心灵是最纯洁的,他们很愿意接受你传输给他们的东西,我们应该给他们编写什么样的儿童文学作品呢?毫无疑问,当然是最具阅读价值的读本。那么,何谓最具阅读价值的文学作品呢?我认为应该是充满童心、爱心、诗心的作品。
    少年儿童时期正是学习语言、掌握知识、养成道德规范和思考能力形成的时期,涉世未深的少年儿童的心灵如同一张白纸,是由着社会的笔墨来点缀赋形的。儿童文学是人生中最早接受的文学滋养,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陶冶着少年儿童的情操,滋润着少年儿童的心灵,培养着少年儿童的审美情趣。儿童文学积极向上的内容和主题有助于培养青少年健康向上的价值观,帮助青少年更自主地建构自身的道德体系。我一直强调儿童文学应该是爱的文学,它能帮助儿童认识爱、理解爱、拥有爱;儿童文学是真的文学,它教导儿童崇尚真实、追求真理;它能充分满足儿童的审美需求,引导儿童创造美好;儿童文学是快乐的文学,它带给儿童积极乐观的人生基调和快乐幸福的童年生活。可以说,拥有儿童文学的童年,学习和生活便有了健康而斑斓的色彩,生命的最初内蕴从此丰盈而美丽。秦文君说,儿童文学能给孩子提供一个宽广的视野,使人看到世界的浩瀚,人世的博大,人性的复杂、优美,生命的价值,它让人胸中装有了一种宽大的情怀,有了超越自身的见识。这种胸臆,使人不论处于何时何地,都可能获得精神上的慰藉。儿童文学使孩子懂得了雅致和怜悯,远离野蛮和荒谬。我深以为然。儿童文学就是给人性打底子的文学,一本好的儿童文学能让人脱胎换骨,甚至改变阅读者的一生。而一个人的面目、气质,也在这种连绵不绝的阅读中潜移默化地被改变。优秀的文学作品能净化孩子们的心灵,激发孩子们的天性。那么,孩子们应该读什么样的儿童文学作品呢?
    少年儿童成长的文化环境日趋复杂。社会人心浮躁,别说孩子,就连一些大人也很难静下心来读一本书。孩子们由于内容、管理与教育引导等原因,他们的眼睛被电视、网络、手机一些轻松搞怪的流行读物吸引,他们沉溺于各类快餐式文化,包括那些靠商业运作包装起来的明星作品,完全疏离了经典文学作品阅读。而在与视听网络的接触中,孩子们也往往容易丧失自己的独立思考,心智的发展受到了相当多的制约。不少孩子成为电视追星族、电子游戏迷,沉湎于网络的虚拟空间,孩子们与社会、与现实、与正常的生活发生了严重的错位。如何将新形势下的孩子们吸引到健康、优美的儿童文学阅读中去,让阅读增强他们独立思考能力,给他们的心灵以自由和创造力,我认为,为广大孩子们的奉献一份精神食粮——编写一套具有阅读价值的儿童文学作品就显得颇为急切了。
    书系辑录了中国当代儿童文学鼎盛繁荣时期,荣获中国儿童文学各类大奖一百一十三位作家的二百多篇作品,堪称盛世撷英。书系中的小说、童话、寓言、散文、报告文学、幼儿文学等儿童文学的主要文体,涵盖了新中国五代代表性的儿童文学作家,如第一代“开局大手笔”的冰心的《小橘灯》,第二代“关注民族生存”的张天翼的《宝葫芦的秘密》,第三代“探索诗意”的金波的《黑白童话》,第四代“回归儿童”曹文轩的《草房子》,第五代的杨红樱的《淘气包马小跳》等。从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新中国儿童文学发展的脉络,看到各时代各代表作家们的心血和智慧。这些作品或在主题、人物形象方面,或在审美意识与艺术表现上,都能最大尺度地体现获奖作家的最高文学水准,将不同程度地体现了中国儿童文学盛世昌盛的时代性。
    书系定位很高,它一方面延续了“盛世辉煌”的“获奖性”及“经典性”,选取的篇目大多都是中国儿童文学创作最高水准的获奖作品,可以说其中的每一篇作品都代表着较高水准的艺术标准和阅读标准。另一方面,我们认为,能够获大奖的作品毕竟数量有限,但实际上,有许多优秀的儿童文学其实由于各种原因游离于大奖之外。因此,我们将选取的视野扩大了一些,相当一部分作品虽然并未获得大奖,但其确实能引导阅读潮流,具有较高思想性和艺术性,因而具备较高的阅读价值。我认为,只有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在历史长河中闪着不灭光辉的作品才堪称阅读价值。
    书系在分类结构、篇目设置上有其独创性。其打破了以往一般根据童话、小说、散文等体裁分类的简单格局,而根据每篇选文所反映的内容题材进行了关于童年、人生、人性、情感、社会、命运等不同主题的分类。每一篇作品之后均附名家精彩导读和点评。
    正如一位儿童文学评论家所言,本读本的选文旨在将人文精神的陶养、文学感觉的打磨、语言文字的砺炼整合在儿童文学这一特殊的文类样式中,让读者在作品的阅读中,体味儿童文学所能够包蕴的思想的光华、情感的厚度和语言的妙趣。
    看来,本书系实至名归。
    我们要用这套书,展现儿童文学的纯真、美好、丰富、深邃、幽默、幻想……我们要用这套书,呈现中国当代儿童文学题材宽泛、风格多元、异彩纷呈的宏大气象。希望孩子们在快乐阅读的同时,还能接受到思想的教育和审美的熏陶。
    衷心祝愿让本书系的阅读能给孩子们带去心灵的启迪、审美的愉悦,带去理想的憧憬与实现。
    高洪波
    2015年12月于北京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看着妈妈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臃肿的背影,我突然在想,不知道妈妈现在还喜不喜欢那首小诗呢——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
    现在,我倒有点喜欢这首诗了。
    刚才走了一下神,再看那小院时,一阵欣喜,又有人在骑木马了。究竟是什么人呢?这一刻,我的好奇心再也压不下去了,我想,应该去那里看看。
    不远的地方有一座石桥能过去。
    这不是一条很有特点的街,而且,当初我只来过一次,我没法凭着记忆确定哪是阿根的家,我只能挨家挨户地找过去。
    有的人家门开着我就探过头去看看,门关着又不敢敲。有一扇门虚掩着,我轻轻地推开,从里面倏地蹿出一只猫,吓得我哇地一声尖叫,听见里面有脚步声传过来,我赶紧转身溜掉。没想差点撞到一个骑车的人,我往旁一躲,胳膊肘儿无意中推开了一扇门。
    是一扇不大的双开木门,高高的石条门坎。就在我推开这扇门的同时,我听见记忆中的另一扇门也吱呀地响了一下。
    我走了进去,宽敞的客厅空无一人,两边厢房的门都关着,只见客厅正面的香案边开着一扇小门,我走进去。
    里面是一口天井,地上糊了一层潮乎乎的绿苔。穿过天井,我就听见了骨碌骨碌的声音——我知道,就是这儿了。
    里面有一条长长的甬道,光线很暗,脚下的路又不太平整,我抚着两边的壁板,慢慢往前走。壁板是木头的,很粗糙,有很大的裂缝,还坑坑洼洼的。但骨碌骨碌的声音越来越响地指引着我,我听见自己的心怦怦地跳得很快。
    我还没有准备好,甬道就到头了,眼前豁然开朗,小小的院子里有一个人在骑木马。
    “江敏之!”我脱口叫道,然后就呆掉了,她也一样。我相信,这一刻我们都把彼此给吓着了。
    “你……你怎么在这儿……”好半天我才结结巴巴地说。
    “我家住这儿!”江敏之慢慢地恢复了常态,冷冷地说,“你跑到我家来做什么?”
    “我……没有想到这是你家,我来是……是木马……”我指指她骑的木马说,“我可以看看它吗?”
    她站起来,退到一旁。
    我冲过去,蹲下,细细地看。
    对,就是这匹木马,虽然它更旧了,油漆剥落得几乎看不出是白色的了,但我还是轻而易举地就在马肚子上看到了那几个字——丁香木马。没想到,这几个字依然清晰,像是昨天才刻上去的。
    我万分惊讶,竟得意洋洋、喜不自禁地嚷道:“是它,是那个木马,这几个字是我刻上去的,你不知道吧?”
    “我知道,”江敏之不动声色地说,“你刻这几个字时划破了手,还赖别人。”
    这一刻,我不仅惊讶,而且还被吓着了,我心虚地问:“你……你怎么知道?是阿根,一定是阿根告诉你的。阿根也在这里吗?他人呢?”
    “人家不让你骑,你就把人家推下去。”江敏之不回答我的话,自顾自地说,“手指流血了还哇啦哇啦地大哭。”
    她什么都知道,我彻底没脾气了,嗫嚅道:“这些,阿根都告诉你了呀。”
    “阿根,要下雨了,快给你妈送伞去。”厢房里响起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
    什么时候,天暗了下来,起风了,院子里晒的床单被吹得哗哗地响,在这个深秋阴郁的午后显得单调而热烈。
    我听得很清楚,是在叫阿根,我有点紧张地东张西望。
    “哎,就去。”万万没想到,是江敏之应道。应完后,她看了我一眼,眼睛里有几分得意和嘲讽,然后转身要走。
    我已经顾不上惊讶了,这个下午,她让我把一辈子的惊讶都惊讶完了。我赶紧拦住她说:“为什么?为什么你是阿根?告诉我!”我的口气有点强硬,我本来不想强硬的,但有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就强硬起来了。
    她显然很反感我这样,瞪着我说:“不为什么,你好好看看,我就是阿根,从来都是!”
    我真的就不眨眼地盯着她看:她的脸瘦瘦小小的,脸色不太好,有点偏黄,头发剪得短短的,服服帖帖地贴在头皮上。她的嘴、鼻子都比较大众化,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是,那双眼睛,又黑又亮,秋葡萄一样。我依稀记得,这就是阿根的眼睛——虽然当年的那双眼睛是那么的灵动和快乐,甚至还有一点点野性,但我还是认出来了。而且,我还记得,刚转学来的时候,她问过我:“你以前也叫丁香吗?”她一开始就认出我来了。还有,我把撕书的错推到她身上,她也是委屈得结结巴巴的无法辩解,她平时说话很正常,也许一受了委屈就这样。还有,她当时瞪我的愤怒的眼神……
    “可是……阿根……阿根不是男孩吗?”这是我最后的,也是最大的一个疑问。
    “那是你以为,我一直都是女孩。”她没好声气地说,然后,从墙角拿了两把伞就要走。
    我想都没想就冲过去,拦住她,不让她走。
    “你想干什么?”她白了我一眼。
    我也不知道我想干什么,我愣了愣,突然就忍不住地“哈哈哈”地狂笑起来……
    她不解地瞪着我:“神经病,你笑什么?”
    “哈哈……我……我想起来了你小时候骑木马的样子……”我边笑边比画着说,“你浑身脏兮兮的,脸上花花的,最……哈哈……最可笑的是,你……你脖子上围了一块浴巾,手上还挥舞着一个苍蝇拍……哈哈,太好笑了,你说,我怎么会不把你当男孩……”
    “哈哈哈……”她终于绷不住了,和我一起疯笑起来。
    无拘无束的疯笑中,我们都感觉到,有一些东西慢慢地柔软了,淡化了,消失了……
    “你小时候可真能疯,现在却一点也不疯了。”我说,我的意思是她现在太闷了点。
    “你小时候真霸道,不讲理,现在还是这样。”她说。我明白她的意思。
    我们俩又相视一笑,这回笑得不如刚才爽快。
    “你还是喜欢骑木马?”我赶紧转移话题。
    “嗯。想……”她犹豫了一下才说,“想爸了就骑一会儿,木马是我爸做的。”“你爸……”
    P171-175

 
北京快乐赛车 快乐飞艇是什么 快乐飞艇怎么赢钱 快乐飞艇怎么玩能赚钱 快乐赛车怎么买才能中 快乐飞艇如何看走势选号 快乐飞艇平台注册 快乐飞艇能玩吗 湖北快3走势 广西快3